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晓枫

随便联想

 
 
 

日志

 
 

(《timeout》——)第二春  

2008-07-01 13:1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姬芙作品)

 

5月9日起床的第一件事,我先摸了摸枕头,“嗯,干的。”说明前晚我并没有像若干有过牙套经验的姑娘们所说,口水湿枕巾。这是我以30来岁高龄开始牙齿矫正的第一个月,那些陶瓷的、铁的贴片与钢丝在牙齿上撕扯较劲的日子,除了让口腔粘膜轻度溃疡,头一两周以稀饭、豆腐度日,牙齿微暴,体重骤减以外,没有太多我不可忍受的变化。至少它还没有像我所担心的影响接吻或其他什么谈情说爱的技术动作。

“这么大年纪还折腾它干吗”、“要嫁人了吗”、“不管什么时候勇于变化总是好的”、“要开始第二春了”……看到我龅牙妹形象的问话也千奇百怪,但也很容易体察到一个年过30中国女人所生存的外部环境。

而除了面部外设小仪器,整个5月,不管是我个人还是我的周边,发生了很多事。天灾人祸,加上几位正值壮年的朋友因为疾病的意外死亡,我忽然开始疑惑生存状态的价值和意义。我开始了在这个公司六年来的第一次年假,并且迟疑着放弃目前的工作,重新组织我一直以来由不出5公里距离从家到公司的空间和日超过10小时工作所构成的生活。

于是,像面对我的牙齿围挡所遭遇的善意关切一样——“这么大年纪,还那么冲动”开始频频响彻耳畔。不断有人提醒自己需要从世俗的实际角度考量我的生活道路选择。甚至在跟提倡社会尊重那些没结婚并且在事业上能很好经营自己的单身女人的上司分享我的小想法时,他也会善意地劝解我要考虑婚姻,通过找到一个稳定感情来稳定自己偶尔走失的“灵魂”。

“谈我的婚论我的嫁”,在我年过26的时候,就已经在父母、热心亲友和更多相干不相干的人中间广泛开展,而30岁以后我跟任何一个男子相处的中国婚姻式忧虑也在他们中间更广泛地普及开来,比如考虑对方身份、地位、财富等等。而我认识的不少似乎可以谈婚论嫁的海归、青年才俊什么的表现也都差强人意。其中某些人也会说出“如果你有过太多男朋友,如果你没跟什么傻X外国人相处过,如果你能很好照顾我,如果你擅长做饭……我会考虑跟你结婚”一类的话来。而我似乎还在不切实际地貌似拒绝婚姻地寻找“爱情”。

我的生活若想像人们惯常认为的“这个年纪”应该步入的正轨,总是要面对那么多的“如果”和条件。但这恰恰是我的生活。

我自己的认知跟他人总是有巨大的反差。我也似乎一直生活在悖论中。若不是有不管长我与否的人叫我“晓枫姐”,或者不是因为既成事实的改变以及酝酿中的改变所遭致的“这么大年纪”的提醒,叫做“晓枫”的那个人,在我心目中始终都是个活力四射、热情洋溢、古道热肠的姑娘。在这个实际的城市里,似乎只有姑娘才有诸多权利做选择和改变。

这个理论正确与否不得而知。但一个好朋友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更让人认识到生活本来就没有绝对的正解。她在机关工作,与我同龄,也学法语,但学历高于我,亦单身。跟我不同,结婚,是她几年来的一个重要生活议题。始终都在挣扎的讨论与思考中,皆因还没有合适的对象。

某个周日上午,她进行了她的第n次颇具戏剧性的相亲。在没有详细了解“面试人”综合条件的情况下,单身姐们与该离异男约在了类似麦当劳的某餐厅。见面后才发现该男年纪大出自己20多岁、谢顶、沉闷。在离异男去取餐的过程中,姐们满怀绝望地发送短信给友人以诉沮丧:“我遭遇了我人生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次相亲,我恐怕再也不会选择相亲这种方式了。”短信内容中,是否还有对离异男的恶评,我语焉不详,总之,姐们儿选择发送键送出那百字内容的一瞬间,发现短信是阴差阳错递送到离异男的电话上。一通快速不算周详的考虑后,姐们儿决定逃跑。她不想被伤害,也没想过伤害别人,但在这不过五分钟的相遇里,自尊上的伤害还是切实发生了。她的补救措施无外乎补发短信给落单的离异男道歉、今后硬着头皮见中间人。

机关姐们很自责“自己是否是各方面都很糟糕,外在、性情……”,我对她和他的遭遇都无比同情,我也有面对她和他的不同开导说辞。但是面对“这么大年纪”的男男女女,我想不出更牛x的让彼此愉悦的好主意。长久以来,我能给我和我的都市剩女姐妹们建立信念的就是我们还有“第二春”,在更了解自己和人生之后,我们可以重塑青春,让“第二春”长放光芒。

但“第二春”进入实操阶段时,却不可避免地面对那么多实际问题,我这类勇敢追求“第二春”的女人和好友那类脚踏实地尝试“正常生活”的女人,或者是世俗眼中的不靠谱,或者靠谱了,却有自己的欲求和现实不相容的尴尬。

终归,第二春伴随的是年龄、阅历增长,容颜失色的不可逆改,所剩的只有气质了。这个自我判定,跟那些评价女人的民间玩笑指标暗合——不是说,在女人抱怨男人没什么好东西的时候,男人也会说当女人从美貌、身材到贤良都没什么可说的时候,我们就来谈论气质吧。男人是不是真要类“第二春”的气质尚未可知,毕竟不论条件如何的女人挑剔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有生理周期上来的更迟缓的“第二春”,另外还有世俗的财富、地位作加码,他们似乎都更有资格在女人的第一春里徜徉。

偶尔,我也如此这般在“第二春”问题上有所迟疑,就像我看待亲朋好友关心的我“这年纪”需要考虑的稳定问题一样,貌似无解。我有稳定的教育背景、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自认为稳定的品质,所有的稳定在面对需要稳定的感情面前又都变得不稳定——因为组织我所说的稳定局面的一样重要构成,是我独立而日渐成熟的性格,这些东西有时会让人畏惧,不够服顺、不够容易驾驭,又或者我所遭遇的情爱对象们也还不知道要要什么,又或者没人真实告诉跟我一样的数目正不断扩大的单身中国城市女人,我们身上还缺少什么。

仍然混沌。但不选择“第二春”的激情,就要面对“这个年纪”必须跨越种种“如果”都不一定能实现的“稳定”,因此,我还是会冲动地对“第二春”满怀希望。

毕竟,有信念就有可能——我将要持续一年半的牙齿建筑已经架起,我开始用近一个月的假期混乱思考并休整自己。那个焕发“第二春”女人正在她“第二春”道路上狂奔不止。

  评论这张
 
阅读(9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